大山的希望

引   子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初秋时节,我们冒着毛毛细雨,从川北广元出发,沿嘉陵江而上,走进广元市朝天区。

     “奉使朝天岭若仙,俯视锦绣蜀山川”。蒙古人朵儿只1000多年前用这样的诗句描绘了朝天的自然风光和美丽景色。那漫山遍野的红叶,在见证了刘邦经朝天“北定三秦”之后,在见证了诸葛亮于朝天筹笔驿召开军政会议之后,在见证了川陕高速公路建成通车之后,也见证了朝天人发展县域经济的焦虑和无奈,坚韧和顽强,智慧和力量。

     嘉陵江边,高速公路凌空飞架,蜀道难终成历史记忆,一辆辆汽车与对岸的火车竞相奔跑;历史和现实在这里深情诉说,明月峡、清风峡、雪溪洞翻开了朝天旅游新篇章,游客如织,笑声飘荡;大巴口工业园和仇坝工业园遥相呼应,一座座工厂拔地而起,工厂里,机器轰鸣,一条条流水线来回穿梭;昔日巴掌大的小区城,转眼间华丽转身成了灯红酒绿的大都市。曾家山上,农家小洋楼,星罗棋布,好像一朵朵的洁白的小花怒放在山野;一片片蔬菜地,好像一块块绿地毯,一直铺到天的尽头;一棵棵核桃树,婀娜多姿,在收获了一个丰硕的秋天之后,正孕育着又一个希望的春天……在朝天1600平方公里的大地上,到处是春的歌唱!到处是力的迸发!

     “我们日思夜想把贫困的帽子摔进嘉陵江,把朝天经济推上新台阶。”朝天区委书记蔡邦银如是说。

     这是20多万朝天人最简单朴素的梦想!

     这是朝天人又一次“闯漩涡”!

     这是朝天人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再一次“迎激流”!

     《船工号子》,这首古老的四川民歌,一直在嘉陵江上游回荡。

一、历史的疼痛

     贫困是压在中国农民身上的一块巨石。

     贫困是悬在中国农民头上的一把利剑。

     朝天人感同身受。

     解放前,这里“十年九载旱,四季八月风;大雨山洪漫,冰雹禾稼绒;大风折古树,檐瓦一扫空;时冷又时热,虫害成群轰”。朝天人生活在刀尖上,盼星星,盼月亮,只盼着深山出太阳。共产党的光辉照在嘉陵江上,朝天人民心里暖洋洋。他们“一化三改造”,他们“大跃进”,他们抗击三年自然灾害,他们在“文革”的逆流中搏击。不管他们流了多少汗,付出了多少艰辛,贫困对他们还是不离不弃。改革开放后,肚子虽然饱了,但日子还是过得紧巴巴的。2010年,全区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6118万元,国内生产总值仅18.24亿元。

     几个老乡这样讲述他们过去的生活—

     程银莲(女,38岁,两河口乡吉庆村村民):我家住在山顶上,自然条件十分差,家里只有3间土坯房,大力发展种养业很难,种的是望天田,吃的是洋芋果,一分钱当做两分钱花。后来,丈夫为了生计,背井离乡到山西煤矿挖煤,不久被瓦斯夺走了年轻的生命。漏屋又遇上了连夜雨。我又患上了腰椎病。就这样,我带着两个女儿艰难地生活着。

     付大建(64岁,宣河乡清家村村民):在边远的山村,如果一家人身体健康,无病无痛,家庭和睦,有劳力,有文化,苦点儿累点儿不算啥,再深的河也能趟过去。如果家里有几个病汉,那就麻烦了。我家4个人,老婆患有精神病,儿子患有严重的腰椎间盘突出,常年抱着个药罐罐,不能下地劳动,女儿远嫁他乡。这样的日子,心里怎么也快乐不起来。

     王国林(51岁,鱼洞乡东沟村村民):我家有6个人,上有父母,下有子女。家里本来底子就薄,加上天灾人祸,这日子就过得就不像个样子了。几间土坯 房,经过风雨的冲刷,墙上露出了几个大洞。下雨时,只好用旧薄膜把洞遮上。住在这样的屋子里,春秋季节还将就,到了冬天,刺骨的寒风灌进来,让人冷得揪心。正准备在乡亲们的帮助下,通过自己的双手,用几年的时间,掀掉这破房子,修座让人住着安全、住着有尊严的房子,突然儿子又早早地走了。儿子一走,我感到什么希望都没有了,很长时间沉浸在悲伤和失望之中。那一段日子,真叫人不堪回首。

     改革开放几十年,中央采取了若干措施扶贫济困,先是包产到户、扶贫攻坚,后是对口帮扶、结构调整,再是取消农业税、新农村建设。亿万农民在希望的田野上,耕耘着小康,收获着幸福。

     2010年,朝天区在四川省173个县区中经济综合评价排148位,在33个山区县中经济综合评价排第32位。

     朝天人为什么还没有撵走贫困?

     是朝天人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不是!朝天人曾经穷怕了,做梦都想多吃点苦,多受点累,早点搭上幸福快车!

     是朝天人愚昧无知,思想僵化?也不是!朝天曾经是中原文明和巴蜀文明的纽带。先民在这片古老的土地上,撒下了智慧的种子,写下了动人的诗篇。朝天人心灵手巧,脑瓜子灵,想打开跨越发展这把锁!

     是恶劣的自然环境和单一的传统农业经济,拖住了朝天前进的脚步!

     人在大自然面前是十分渺小的。在与大自然较量的过程中,人往往是输家。道法自然,才是人类正确的选择。

     朝天山高坡陡石头多。朝天的山多,夏家梁、云雾山,山山相连,山峦险峻。这些山大都在海拔1000米以上。朝天的坡陡,15—25度的斜坡地占耕地总面积的40%。这样的土地,一下雨,水从山顶冲到山沟,土壤保不住肥,庄稼得不到营养,土地收成少。

     朝天,不穷才怪呢。

二、路就在脚下

     “宜将剩勇追穷寇,不可沽名学霸王”。毛泽东的诗句一直在历史的天空回响。

     今天,贫困就是“穷寇”。对贫困这个“穷寇”,要穷追猛打,不能半途而废。否则,会危害人民,殃及子孙。

     2011年,朝天区委、区政府班子换届,原区委副书记、区长蔡邦银任区委书记,女中豪杰伏玉琼从旺苍县调来朝天任区长。

     接到任职通知的当晚,蔡邦银失眠了。失眠的原因不是书记的荣光和掌声,而是那片饥渴土地深深的呼唤和大山深处那些期盼的目光。

     第二天,蔡邦银翻山越岭,来到麻柳乡石板村4组。组里人都姓胡,名胡家沟。全组只有25户人家,总人口不到百人。胡家沟座落在一个椅子湾的底部,三面都是石岩,只有东面一条狭窄的小路通往外面的世界,而外面世界的首站则是鱼洞乡石卡村。村民们若要去村上、乡上办事,孩子们去村上上学,只有通过很陡的石岩攀登而上。石岩长300余米,人来人往都要抓住一些藤蔓或石头,不然会坠入深渊。

     古往今来,有多少人落入沟底摔成重伤,留下了岁月的疤痕,有多少牲畜在此演绎了生命的绝唱。由于“不与秦塞通人烟”,胡家沟一直拖着全区的后腿。到2011年,人均纯收入还不到3000元。

     蔡邦银站在胡家沟,眼眶湿润了。

     这是朝天心酸的泪滴!

     这是大地沉重的泪滴!

     这泪滴也是再出发的鼓点!

     2011年10月。明月峡含笑,清风峡欢歌。朝天区第六次党代会隆重召开。

     与会代表分析区情,形成共识:只有加快振兴发展,才能推进全面小康;只有“快发展、争跨越、求升位”,才能不辜负父老乡亲的厚望;只有以建设生态文明繁荣和谐新朝天为统领,以转变发展方式为主线,以资源转化为依托,以招商引资为抓手,以低碳发展为路径,以民生幸福为根本,以党的建设为保证,才能建成川陕结合部经济发展、文化繁荣、生态优良、人民幸福的和谐之区。

     大会吹响冲锋的号角。力争到2016年,全区GDP达到60亿元以上,比2011年翻一番多,人均突破4000美元;地方财政一般预算收入达到2.5亿元,在2011年基础上翻近两番;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达到2万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7000元以上;将朝天基本建成全国知名的新型能源和新型建材生产基地、全国知名的绿色农特产品生产加工和出口基地、全国知名的蜀道文化旅游和生态养生基地,建成广元城市北部副中心、川陕结合部物资集散中心。

     这号角不仅是压力,更是不断前行的力量。

     朝天别无选择!

三、田野上飞来醉人的歌

     面对大山深情的呼唤,朝天一班人头脑清醒:只有农民小康,才有朝天全面小康!

     “朝天土地肥沃,种啥出啥,这是长项;农产品总量少,缺乏竞争力,这是短板。”朝天镇党委书记甘兴礼一语中的。

     长在哪里?

     朝天核桃通过国家地理标志认证,成为中国地理标志证明商标,核桃产量突破万吨大关,连续3年居全省县区之首,将“中国核桃之乡”的光荣称号写在朝天大地上;曾家山成为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农业示范区,曾家山马铃薯通过国家地理标志认证,是全国绿色食品原料标准化生产基地,7个农产品获国家A级绿色食品认证;有4个万头生猪养殖场、2个年育苗1500万羽的土鸡繁育场和一批标准化养殖小区;食用菌和蚕桑产业谱写了新的篇章。

     短在何处?

     虽然一些农产品的总量在广元全市,甚至在四川全省遥遥领先,但要抗击市场经济的惊涛骇浪,还是微不足道的。

     朝天人懂得木桶原理。他们要让“朝天核桃滚全球”,按照“一区一带一基地”布局核桃产业,规划了以中子镇高车村为中心的2万亩核心区、以广陕高速为轴线的10万亩核桃产业示范带,辐射带动全区建成40万亩核桃基地;要让“朝天蔬菜进万家”,按“一山一园多点”布局蔬菜生产,编制了以平溪现代农业园区为核心,以曾家山为重点,带动全区蔬菜产业跃上新台阶;要让“朝天土鸡鸣天下”,着力打造曾家片区、中子片区、朝天片区、羊木片区4个土鸡产业带;要让“朝天香菇跑天涯”,抓好15个乡镇食用菌发展;要让“朝天蚕茧出国门”,创建川北地区规模最大、科技含量最高的全国优质蚕桑基地。

     每一项产业,不仅有规划,有思路,而且有目标,目标任务分解到每一个年度、每一个乡镇,有一名县级领导联系。说了算,定了干。搞好了的,又是提拔,又是重奖。3年多来,有10名战斗在农村经济一线的干部通过考核提拔重用。抓产业发展不力的,亮黄牌,写检讨,1名干部因发展特色产业不力问责。

     领导问题解决后,最要紧的是资金问题。资金是发展路上的一大“关口”。要闯“关”,必须政府、业主和农户一起上。区上整合涉农项目资金,加强基地和产业园区的基础设施建设、加工营销,实施发展补贴;制定优惠政策,引进民间资本,搞龙头企业,促产业升级;鼓励农民把钱存在产业上。3年多来,全区累计投入9.8亿元,发展5大特色产业,其中农户和业主投入近6亿元。

     这9.8亿元,为朝天农村特色产业插上了飞翔的翅膀。朝天农民迎来了又一个春天。

     我们来到李家乡青林村4组王本学家时,豆大的雨点不停地砸在院坝里。70岁的王本学背着满满的一背菜,从田间归来。雨水从他的额头留下来,但没有打湿他的笑脸。他做过31年的村主要干部,把青春和热血献给了乡亲们。现在每天一睁眼就和蔬菜在一起,一直到星星挂在天上。去年种了20亩蔬菜,收入10多万元。今年种了18亩,问起收成,他只是一个劲儿地笑。

     青林村只有一个王本学吗?不是。全村196户,有耕地2229亩,其中2000亩地都种了菜。2013年,青林村户均收入6万多元。

蒲家乡河坝场村7组何长春,房前屋后栽满了核桃树。我们赶到他家时,他赶集刚回来:“现在核桃是健康食品,好储藏,便运输,不愁销路,价格一年比一年看涨,我们家一年收入好几万元呢。”说的虽是轻言细语,但仍掩饰不住他内心燃烧的那份欣喜。

     花石乡花石村1组董文亮,是个勤劳致富的年轻人,今年刚30岁。小董虽然青春年少,但在养羊方面已经是一个经验丰富的老手了。董文亮最初在外打工,2006年回乡搞起养殖。他觉得养殖,只要肯吃苦,懂技术,一定会有好收益。他去年养羊150只,收入11.2万元,今年养羊260只,市场行情依然不错。

     2013年,全区5大特色产业实现农业增加值6.65亿元,带动全区农民人均实现现金收入6140元,同比增长16%。

四、七盘关石材城的传奇

     像朝天这样地处山区的县区,仅仅抓住农业是不够的,还必须把工业促上去。朝天工业不但要发展,而且要大发展;要大发展,必须要有大项目。然而,上大项目不亚于“上青天”,因为这里工业发展的要素特别稀缺!

     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到彩虹?

     困难,啥时吓到过朝天人?

     在发展工业的崎岖山路上,蔡邦银带领区委一班人出发了。他们首先盘点资源,看哪些资源可以与市场嫁接,后研究政策,看哪些产业国家鼓励发展,哪些产业东部鼓励转移,再包装项目,把投资情况、市场情况、基础设施建设情况全部罗列出来,最后把这些项目推出去。

     这是人们常说的招商引资之路。这条路,各地都在走,关键是看谁在用心地走。七盘关石材城项目的成功建设,足以见得朝天人的用心良苦。

     2012年8月,四川金辉实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李才明在浏览网页时发现,朝天人善良淳朴,为人厚道,崇尚实干;朝天区引进投资,真心实意,说到做到,海螺水泥落户朝天,投资20多亿元;朝天石材资源十分丰富。为了验证网上介绍的情况,李才明决定到朝天“随便”看一看。这一看,让李才明看出兴趣来,准备在朝天投资开发石材。恰在这时,朝天区中子镇传来消息,该镇中和村石材老板宋斌,开采紫檀玉大理石4年,由于实行掠夺式开采,加之管理不善,效益欠佳,有转出企业的念头。李才明迅速与宋斌见面,达成共识,宋斌将矿权转给李才明。李才明接手企业后,准备投资2000万元,让企业转起来。这个消息传到蔡邦银的耳朵里,蔡邦银立即约见李才明。李才明诚信坦诚的为人,对石材产业的独到见解,在蔡邦银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2013年3月25日,蔡邦银带领有关人员到成都西部国际石材城考察,那些五颜六色的石材,那些充满魔幻般的石材,深深吸引住了这位务实而又大胆的区委书记。第二天,他赶赴青川矿山调研石材开采情况。2013年10月,蔡邦银、伏玉琼到广东云浮石材城考察。这座石材城,占地3000亩,年产值达1000亿元,彻底征服了两位朝天带路人。

     云浮能够做到的事,为什么朝天人就不能做?区上迅速召开专题会,决定启动石材城项目,占地1000亩,投资100亿,分三期建设。随后,区上成立了以伏玉琼为组长的项目推进领导小组,区正科级干部严永平、区经信局正科级干部杨文学、七盘关工业园区办公室主任陈福远进驻项目工地,帮助公司工作,协调解决在项目实施过程中的困难和问题。区财政拿出20万元专款,作为项目工作经费;拿出500万元,搞规划设计和基础设施建设。

朝天人的真心换来了李才明投资的信心。目前,项目一期占地408亩,已开工建设,2015年上半年全部竣工投产。投产后,年产值可达10亿元,税收1亿元,利润1亿元。四川省委常委、常务副省长钟勉视察该项目后,主动提出联系该项目。

     其实,在朝天享受“上帝”服务质量的企业,远远不止李才明他们一家。西安德志实业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钱德志谈起到朝天投资的体会时,眉梢上挂满喜悦。

     西安公司在朝天总体规划建设1500吨/日金矿、绢云母采选及50万方/年加气砖和15万吨/年绢云母深加工项目,固定资产投资4.5亿元,占地190亩。全部项目达产后,年产值将达到20亿元,创税1.5亿元以上,解决就业1000余人。副区长、区公安分局局长李兆南联系该项目。一次公司运输设备到矿区,因过羊木大桥超高,找到李兆南。李兆南和大家一起商量对策,商量来,商量去,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把限高杆锯掉,运送设备的车走后,再把限高杆焊上。钱德志流下了热泪。

     这泪滴,是朝天工业经济快速发展最好的注释!

五、英雄们的赞歌

     “政治路线确定以后,干部就是决定的因素。”可以这样说,一个地方干部群众思想解放的程度,影响着经济发展的速度;一个地方干部群众吃苦受累的力度,决定着小康建设的进度。

     朝天的变化不是吹出来的,而是几十万朝天儿女干出来的。每一张成绩单的背后,都写满了一个个英雄的名字。

     柏杨乡捍红村靠近陕西宁强县,被海拔1500多米的天仙观山脉夹在一个狭窄的山沟里,与外界几乎完全阻隔,境内均属于60度以上的山地,抬头只能看见一线天。为治理穷山恶水,一代一代的捍红儿女怀揣梦想,顽强奋斗。几年前,村支书赵思贵带领乡亲打响了公路建设攻坚战。经过半年多的艰苦奋战,一条长7公里、宽5、5米的通乡路建成通车。接着,他组织群众自发集资12万元,将公路修到陕西宁强县燕子砭镇的黑堰沟村。路通了以后,他又组织大家发展香菇。全村71户村民,有50余户种香菇,种植规模都在5000袋以上。

     我们在去村委会的途中,遇见了65岁的周本礼。他戴着斗笠,披着蓑衣,哼着小曲,正在放牧牛羊。说起现在的生活,他说:“多亏了引路人赵思贵!”

     见到两河口乡何家村支书何从新,急匆匆的一身汗,正忙着为村民们找蔬菜销路:“今年蔬菜多,辣椒红在地里,着急啊!”他断断续续地做了几十年的村主要干部,为乡亲们办了许多实事。如今,村里6公里的公路全部硬化,家家户户用上了自来水,村民们的腰包渐渐鼓了起来,遥远的小山村,旧貌换了新颜。我们问起何从新的家庭,他一脸愧疚:“我家里一直很困难。我原来在西安打工,收入还不错。后来乡党委要我回来当村干部,我服从组织决定就回来了。为了维持生活,10年前爱人王素梅就到太原一个建筑工地打工去了,一直到现在。有一次,工地发生意外,素梅身负重伤,断了3根肋骨。我对不起自己的女人!”何从新说到这里,眼泪扑簌簌地掉下来。

       区林科所干部侯银堂,与核桃有着不解之缘。在农村务农时除了参加田间劳动,就和核桃树“搅”在一起,时时刻刻研究核桃嫁接技术。1997年被招到林科所后,更是一心扑在核桃上。曙色初笑的早晨,他在认真研读有关核桃读物;灯影含情的夜晚,他在认真地撰写论文。经过多年的研究,他终于解决了核桃嫁接成活率低的问题,由原来的不到30%,提高到现在的95%以上,“核桃导模芽接技术”获得国家专利。

     说起朝天蔬菜,不能不说到”严大姐“严大琼。为了摆脱贫困,刚初中毕业的她,就开始在家人的带领下种菜,20出头便当起了”菜贩子“,由于当时种植的蔬菜都是传统常规的普通品种,栽培技术也很落后,无论品种还是品质,都无法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多次发生烂市的悲剧,农户损失惨重,她本人也亏得一塌糊涂。但作为时任村妇委会主任的她,没有怨天尤人,而是思考着如何改变现状。她开始虚心向有经验的农户请教,自费四处学习取经,掌握了蔬菜新品种的栽培技术,产品供不应求,取得了良好的经济效益。在成绩面前,严大琼不骄不躁。她深知,靠过去那种”单打独斗“营销方式,很难占领市场。2002年,她牵头组织一些营销户、种菜大户,建起了蔬菜营销协会,出任会长。下成都、上西安、赴重庆,努力拓展市场,当年营销蔬菜2000余吨。2007年,严大琼与几个合伙人联合注册了”平溪蔬菜专业合作社“,注册了”严大姐“商标,寻求”订单蔬菜“产销之路。她先后与成都农产品批发中心、南充川北农产品批发中心、西安北二环农产品批发中心等批发市场建立合作关系,在南充、成都、西安等地开设了曾家山蔬菜专销窗口,迅速把销售市场延伸到重庆、陕西、甘肃等5个省市,近40个大中城市,年销售量近万吨,营销额600万元。

     在朝天,像这样的“英雄”数不胜数。正是由于他们的牺牲和奉献,“羊木中子大巴口,百舸争流千帆竞”。

尾声

     我们告别朝天,是在一个灯火阑珊的夜晚。

     透过车窗,遥望江面,一幅巨大的油画展现在眼前:江面静静的,无数的灯光倒映在江中,嘉陵江成了一个光的海洋,微风一吹,把光全揉皱了,似一朵朵飞溅的礼花,像一个个燃烧的火炬。

     是的。这是礼花。是对朝天人民卧薪尝胆,追赶跨越,奋发图强的礼赞!2013年,全区地方公共财政预算收入1.42亿元,国内生产总值32.5亿元。

     这是火炬。是朝天人民振奋精神重新出发的火炬!是朝天人民全面迈向小康的火炬!

     “朝天给我们县域经济发展提供了一些非常宝贵的经验。”广元市委书记马华说。

     “在自然条件非常艰苦的情况下,走出一条路来,朝天给了我们很多思考。”广元市市长王菲这样解读朝天的巨大变化。

     “我们与很多兄弟县区相比,差距依然不小。我们只有一往无前,奋起直追!”蔡邦银说这话时,拳头捏得紧紧的。

      我们有足够的理由相信,“朝天一览锦绣中,晴云旭日光瞳瞳”已经不远了!



文章分类: 报告文学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