犀利的旅行


     9月下旬的某个下午,我们照例行车至收费站,站口旁有人推着自行车远远的站在那里,感觉有情况,我们立即赶了过去。只见一个白人男子推着车子站在那里,满脸胡须很是犀利,看不出年纪,自行车上挂满了袋子,一看便是骑车旅行的驴友,脸上没有很多表情,似乎在等待着什么。收费员见我们来了,解释说他想进站找地方搭帐篷,今晚宿营在这里。可是,大家都不懂英语,他也不会说中文,没有办法传达信息。这时,我很想上前和他解释一下,但是想想学习的十几年哑巴英语,确实如鲠在喉的感觉,不觉的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时,我们想起了在办公室的一位同事,以前听她英语歌唱的很好,和老外交流应该没有问题。打了电话,她过来后与之开始了交流。还好,听力有点功底,大致听清了他的一些情况:这位驴友是波兰人,从甘肃沿着212线骑过来,准备向北川方向前行,今晚想在收费站附近安营扎寨。同事告诉他,这是高速公路,非机动车是不能进入的,建议他在站外的绿地里搭帐篷。他采纳了我们的建议,并选好了具体位置。看着他变的轻松的表情,我们问他是否还需要其他帮助,他婉拒了,指着几个袋子示意自己什么都配带齐全了。

     晚饭后,我们几个还在谈论这个驴友,虽说现在见到个老外不是件稀奇的事情,但是此地此行,还是有点物依稀为贵吧。大家似乎对他也兴趣不减,决定再去看看。

     收费站的美女们显得更热情好客一些,为他灌满了开水,又送了泡面和牛奶作为晚餐。见我们过来,他像见到老朋友一样打招呼,并叫出了同事的名字。9月底了,晚上有了几丝寒意,他就一条短裤站在那里满脸幸福的吃着泡面,很温暖的样子,在与我们的交流中不时停下来向我们展示他的护照、相机、手机、平板。有些东西是我们未曾想到他会携带的。进一步的交流,我们得知:他在波兰大学毕业,伦敦呆了两年,这次打算从波兰骑车穿过欧亚大陆去新加坡,到这里,他已经行进了6个月,计划2个月后到达。更令我们惊奇的是:他的自行车上打上了沿途经过的国家的名字,有十几个吧。谈到骑车旅行的目的:他表示母亲希望他到新加坡找个工作,但他没有钱飞过去,索性已这种方式前往。同事笑言:你以后可以写本书谈谈旅行经历,就出名了。他却说自己的文化有限,旅行也不是为了以后想出名。就这样,交流更加的轻松、愉悦。我们邀请他去打会儿乒乓球,他很高兴的答应了,表示先搭好帐篷。

     帐篷、 睡袋、两个垫子,外套做枕头,这就是他的宿营全部设备。他用了20分钟左右搭建完毕,在整个过程中,他谈到了自己的家人,眼睛似乎变亮了,爽朗的笑声不时发出,给人以一种纯洁、自然发自内心的感觉,映衬着他敏捷的动作。

     在乒乓球台前,5个人车轮战,轮流上场。看的出,他体育功底很好,外加英伦式的绅士风度,打我这样的菜鸟时留力很多,真是友谊第一啊。我们谈到了足球,他父亲是位足球教练,当我说出“莱万多夫斯基”时,他很自豪的回应:莱万是波兰球星,足球是波兰的第一运动!我和同事相互笑了笑,波兰足球虽然近些年成绩一般,近几年不时打进欧洲杯、世界杯,但小组都没有出现过。而我们中国队呢,俨然一个球迷的出气筒和社会其他行业的替罪羊。谈笑中,这种杞人忧天的思绪一闪即过而已。

     在这样轻快、愉悦的气氛下,转眼快10点了,他表示要回去休息了,我们又送了他一些常用药品以备路上之需。轻松的一觉醒来,我跑去站外,远远扫视:早已人去,不留下一丝痕迹。略有遗憾的抬头看着天空,今天必是保他顺风而行的大好天气。这天空啊,当其万里无云或者乌云密布时,我们虽能感到其很广大无垠,但单调的似乎乏味,设想白云、乌云都点缀些、不是完全遮掩中显出蓝色,不是很丰富多彩的“天之帐篷”吗?

(后记:这哥们的名字很难记,说了几遍也没记住,不像传统的波兰人的名字,或许是个昵称吧。)



文章分类: 散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