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在荷处

   生性最喜花,只要见到一大片花,心中便有狂喜,总会涌动欲歌欲舞的激情。听朋友说:湿地公园的荷花开了,我自然不会放过这美好时机,恰逢策划七夕节目,要录制一镜头,开展什么是爱的大讨论,我们一行人便奔向荷园,以荷花为背景理解爱的内涵……此荷园位于南山脚下,郁郁葱葱的植物把荷园包围得严严实实,好似将士守卫着神圣的家园。荷园不大,约三亩地左右,弯弯曲曲的石径把荷园分成数个小块,远远望去,错落有致,极富层次感。

  这时节,荷花开得正旺,粉白的,桃红的,淡黄的,一朵朵,一大片……彩蝶时而翩翩起舞时而驻足亲吻,蜻蜓时而振翅轻飞时而点水嬉戏。风儿吹过,水面泛起涟漪,浮萍与荷共舞,那荷枝如仙女的小蛮腰在忘情地摆弄……七月的阳光是炽烈的,很有几分辛辣,用“映日荷花别样红”的诗句已无法形容荷花的挺拔了!

走近荷池中央那片白色的花群,忍不住揽过一枝白荷,靠近她,纵情地嗅着她的幽香,欣赏她的娇羞妩媚与圣洁,那一刻我对爱的涵义有了更深刻的领悟:荷顶着炎炎烈日,毫无怨言地竞相吐芳,给游人带来愉悦的心情美妙的享受,给大自然增添无限生机,这就是爱的奉献;荷,出污泥而不染,不为生存环境而改变初衷,始终保持着高尚的情怀,这就是爱的坚守。

  其实,人的一生都在爱与被爱中付出着也享用着,爱究竟是什么?我以为,爱是黑夜中的明灯,爱是炽烈中的清风,爱是冬日里的暖阳,爱是弱幼者的支撑,爱是失败后的鼓励,爱是病床前的照料,爱是离别后的相思,爱是相助相知相融……爱不需要华丽的语言,只需要点点滴滴的奉献与付出、责任与担当。就如眼前的荷,无论气侯多么恶劣,她始终翠绿着,挺立着,微笑着……

荷是高洁的,她的精神在于全身心奉献。荷在散尽最后一缕芬芳之后,将自己变成人间美食,莲藕便是众人之爱。我母亲尤其对藕情有独钟,盛产时节餐餐配藕,或凉拌,或素炒,或清炖,通过母亲勤劳的手加工出的藕香脆怡人。每周末带着爱人、孩子与父母团聚时,总要去市场上选些上好的藕,从细微之处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可谓孝在荷处。

  荷是美丽的,在不同的时刻有着不同的美。晨曦中的荷花娇艳欲滴,烈日下的荷花坚挺如磐,晚霞中的荷花多彩迷人,雨后的荷花更是幽香圣洁,荷花的每一种姿态都沁人心脾。当然,荷花的美艳离不开荷叶的精心呵护与默默映衬。一直以来,我努力追寻自我价值的实现,让自己的生命如同荷花一样绽放,一路求索一路歌。如果说我是那盛开正艳的一枝荷,那么,我应该万般感激呵护我的那片叶。在朝夕相伴的日子里,叶从未对我说过“我爱你”三个字,而他却用实际行动诠释着爱的内涵,用他伟岸的身躯遮挡着来路的风风雨雨,为我撑起一片明朗的晴空。回顾当初对叶的执著,缘于叶对亲友的真诚,对生活的热情,对责任的担当。我始终认为,一个对朋友不忠心、对父母不孝顺、对兄弟姐妹不照顾的人是不可靠的。而叶的一言一行都让我坚信,与他相依相守是一种幸福。时隔多年,对叶的眷恋依旧如鸟儿恋林,蝶儿恋花,星星恋着夜空,朝霞恋着黎明。­在事业上,叶是我的好参谋,当我遇到困难的时候,他总是对我说“别怕,有我在”,并帮我出主意想办法;当我意志消沉的时候,他总是鼓励我,眼底那份温情总会点燃我心中的希望。在生活上,叶承担着照顾家庭的重任,在孩子与老人之间奔波劳碌,尤其是外地工作的那段日子里,每每我回到温馨的家中,见到健康的老人快乐的孩子,对叶的感激之情总是油然而生。叶是我的支撑,叶是我的港湾,叶是我深深的眷念,可谓恋在荷处。

  荷是正能量的化身,自古以来,有多少诗人咏过荷,她是诗的精灵;有多少画家绘过荷,她是梦的翅膀……儿子自幼喜画,尤其爱画荷,我总是不失时机地给他讲述荷的寓意,并启迪他要像荷一样做人做事。而今,儿子已长成一位有爱心、明事理、求上进的阳光小伙,我想这与荷伴他成长分不开的,可谓爱在荷处。

  满池清荷韵,娉婷吐芬芳。荷不是孤独的,片片绿叶,枝枝清菡,共同葳蕤成这一池绝尘的柔美。前几天,好友潘大姐从苍溪来,不亦乐乎。她豪爽耿直敢为敢当且能干聪慧,我从认识她起就独称之为“潘哥”。我自然要与她分享这等美景,便引她来到湿地公园的荷塘,漫步石径,共同回味一起走过的岁月,一起攻克的道道难关,充实而忙碌,深刻而难忘,来时的路始终闪耀着希翼之光。曾经五年的工作历程,我们结下了浓浓的姐妹情,这友情胜过花的芬芳、酒的醇香。微风送来莲的清醇,我们在幽静安谧的荷塘边浅笑细语,摄影师的镜头定格下欢乐的时光,让荷点缀我们相聚的岁月,让荷见证我们诚挚的友情,可谓情在荷处。

  荷哟!我深爱的荷!



文章分类: 散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