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朝天

作者:车红梅

村庄


从谷底攀爬,身子和心

都贴紧罗圈岩特有的弧度

停顿或转折,隐进深处

山风清秀,岭上荷塘

孕育一场秋天的芳华

通往山嫂家的青石小径,落满鸟鸣

她的背影,远远地

掠过一丝涟漪

瓦上覆青苔。祖上的老屋

木方桌空余过往

一盘未下完的棋,静静守候

许多脚步已经远去

我仍停在那棵老树下

仿佛被一个人喊住

定定的,脱不了身


布谷布谷


把名字存放在山中

多少年也不会旧

那些田地和树,都是亲人

风雨之后,生机勃勃

我决定有雪的日子再上山一次

靠北的窗,正好看山舞银蛇

傍晚时,温一杯酒

坐在对面的人,淡淡地问

下山的路都封了吧?

万物皆远,天地之间

只剩安然


畔云简舍


离天近的地方,离梦也近

推开小木门,满院的记忆都醒了

青草离离。它们窃窃私语

像顽皮的孩子,跑过来又散开去

书香仍在。坐下后

亚高原的风是多情的小女子

靠在肩头假寐

长桌椅纹路斑驳,可饮一杯茶

采自山中

时光从墙上递出莲花

一尾鱼倏忽而过

轩窗开启,辽阔的碧绿

从远处蜂拥而至

那些云的轻盈,就在这时

从屋角飘过来

落在了身上


遇见


老林深处,两只喜鹊

意外的切入主题

它们是新鲜的影子

争吵,歌唱

小语种的语言,熟悉而陌生

村庄正在收获

卷心菜,鲜红的二荆条,橙色的小圆瓜

登上大卡车,消失在暮色外

天空之下,田畦舒展经络

花朵独自盛放

一切自然的物事

绕过盛大和喧闹,在低处注脚


凡念


满山的秋声就要奔泻下来

秦蜀古道走来的车马

停在一截流水之上

紫薇晕开粉红,竹林传来打叶声

云烟漫漫,一路风尘纷纷飘落

两岸青山。适合彼此

交换纯真的眼神

静坐也欢喜,就像现在

我们不打扰谁

寂寥处,各自明媚

其实,我们都是凡夫俗子

浸在烟火人间。渴了饮水

困了休憩

存一念,度余生


帅扎营


依然要扎营,和多年前一样

下桩,设台,起烟火

一路隐藏的心思都放出来

向夜色幽深处驻扎,向古柏的苍劲里汇集

山上山下都是领地

棋局摆开

村前养良田美池,村后种五谷杂粮

再邀来桃花、李花、菜花这些水灵的女子

在春天织云锦,在山间唱青翠欲滴的歌谣

把日子过得风生水起

营盘就在这里,金戈铁马

已奔跑成另一种幸福的姿势

未说出的细致都自成风景

月光和汗水,继续滋养脚下的土地

离去归来,高山有知音


水磨沟之夜


天光暗下来,群山退隐

阁楼上,灯火亲切

喊山的调子,腾空而起

一个人的心思

抛出去,弹回来

篝火热烈。有人出走

暗结一弯山月

舒水袖,叩慢板

流水并不靠近,但足以

濯洗陈年垢病

在水磨沟的身体里

以为会失眠,会疏离

以为扭着小蛮腰的藤蔓

会来梦里纠缠

醒来,落花轻

遍地清明               


文章分类: 文旅广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