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谷布谷

作者:云兮

谁在喊我?

我急切地走近布谷布谷生态康养谷,俯下身来,仔细聆听这片土地。

这片像纽扣或指甲盖一样大的地方,位于秦岭南部以南。说具体一些,在朝天区曾家山。如果这样你都还不清楚的话,我就直接告诉你吧,曾家山布谷布谷康养旅游景区,一个三面环山、一面向水风水绝佳的宝地。

我静下身来,屏息静听,好像是背后形似少女乳房的那座小山在招呼我,你好。我的目光顺着声音寻去,在长满矮松和杂树的圆形山上,有一条铺满石子的小路,掉落的松针地毯似地在小路上摊了一层,洁净如初,发出一种类似包浆的暗光,丝毫看不出有人走过的痕迹。树上碧绿的松针和地上草色的松针都有露珠挂在上面,闪着晶莹的泪光,欲说还休。我想起“空山”一词,再配上昨夜的一场秋雨,正好搭配成一首唐诗的禅意之境,就这样很好。

布谷布谷7.jpg

我沿着松针铺就的小路,一直向山顶走去。有微风轻轻吹来,我知道不是山在喊我,而是山上的树在招呼我。树们仿佛知道我对它的偏爱,近于固执地偏爱。可以容忍没有房子,但是绝对不能容忍房子周围没有树。可以容忍没有古屋或古寺,但绝对不能容忍古屋和古寺周围没有几棵老树。这一片矮松知道我这么一小点儿特殊爱好,释放出阵阵松香迎合我,让我五内舒坦,眼耳鼻舌身清爽极了,心中无端升起一阵愉悦,如松针和香气布满小山一样,传遍我全身每一个毛孔、每一根血管。

我有一种冲动,也想吼两嗓子,在野地配合这些树,抛掉平时在单位在县城那层伪装,放肆地叫上几声。但最终我还是忍住了,我怕同行的朋友骂我是周疯子。

布谷布谷12.jpg

我登上了山顶,海拔1800米的曾家山山顶才发现,周遭有若干类似此山一样圆润的山峰,呈现出一种雄性大山之中的女性阴柔之美。也许是太性感的缘故,容易引起联想,每座山峰都绕着一团一团的薄雾,纱一样想遮住一些什么,越是这样,越是彰显出一种神秘玄奥。有不可描述之美,“悠然心会,妙处难与君说。”高于山峰的成了白云,一朵是一朵的,如雪山一般,如禅定一般,如如不动。“山中何所有,岭上多白云。”可能就是写的这一片景色呢。是谁写的,则记不得了,也不想去记。

布谷布谷9.jpg

我注意到,山脚下,布谷布谷山庄主人有意或无意地摆放着一些大石头,虽不亮色,但却与这山和土很匹配,恰到好处,增色不少。每一块石头都书写一个大的字,再配四个小字的成语,题刻都很有意味,引人深思。比如,一块大石上写“清”字,下面则刻“清心以明”四小字;写“静”,则刻“静以修身”;写“雅”,则刻“博雅天趣”;写“素”,则刻“素心若雪”。有七八块大石头,围绕着山脚,饶有趣味。我不知主人是谁,但从这些石头知道主人一定很有品味,有深厚的积淀。何必非要去跟主人相识呢,他已经用这些东西在和每一个人交流,这里处处都有主人的影子。

布谷布谷10.jpg

荡去俗尘何须酒,布谷小院一壶茶。坐在这样的地方喝上半日闲茶,不妨虚度半日时光,真是一件很惬意的事。其实可以马上就做,布谷小院的茶室布置十分的精致,素简的风格,让人悦目清心。我对茶略有研究,缘于味觉的敏感,平日里,周末都是约上三两好友,在县城郊外行茶。当然,我也不排除酒,各有各的好处,与有些朋友宜喝酒,与有些朋友宜喝茶,这个话题可以改天再说。过山庄茶室时,我看到一个不显眼的摆架,摆架上的东西却让我喜爱,曾家山土蜂蜜、米珍、土鸡蛋、土核桃、果酒、曾家山豆腐干。我还看到摆着几盒中子月饼,中秋节马上快到了。从这些摆列的物品中,我看出了山庄主人是一个极其热爱这片土地的人,是一个接地气的人。后来一打听,原来主人是本地人,返乡创业者。当然,他一定是一位寻梦者,或许还有一点儿怀旧,经常去寻儿时的梦。在他带领下,周围十几农户都做起了民宿,顺便也把曾家山全国闻名的蔬菜卖了出去,核桃卖了出去,凭添了不少收入,过上了让城里人都羡慕不已的山里生活。

布谷布谷11.jpg

我来到不远处另一家民宿。热情好客的曾家山人引着我楼上楼下看了个遍。边走边向我说,一年能接待多少客人已记不住了,但收入多少心里还是有数。今年收入就有2万多,再加上淡季的其它收入,一家人今年轻轻松松挣个6至7万,是没问题的。他还说,这在过去是无法想象的,今天的政策,真的好啊。路好了,环境好了,看哪儿都顺眼。我记住他说的“顺眼”一词,真是一个好词儿。

布谷是我极喜欢的一种鸟,每年麦黄时节,它呼唤一样的叫声总是让人动容动心,让人回到阡陌纵横的乡村,回到回不去的从前。布谷还是一种诗意之鸟,总是与唐诗宋词连在一块,总是与古树明月清夜连在一块。在布谷布谷山庄,我虽然没有听到布谷的叫声,也错过了麦黄季节,但面对这样一个有情有义的鸟的山庄,有情有义的山庄主人,我是极不情愿马上离开,也不能够轻率地就一走了之。

于是,我索性在山坡上坐下来,聆听着想象中布谷布谷的叫声,一直莫名感动着,直到整个人被弥漫的雾色淹没。


下一篇在朝天
文章分类: 文旅广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