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 磨 沟 之 夜(外一首)

作者:元夫

1

石门以内

温暖的炊烟暮归的老牛

才是水磨沟真正的疆域

黄色喇叭

是开启石门的声控开关

我一声原始人似的嘶鸣

水磨沟之水倒流

石门洞开

开启石门也开启了自己

脚镣手铐自动解锁

层层铠甲抖落一地

心门上那把总钥匙

打开了身体所有开关

迟钝的身心敏捷起来

一如水磨沟的水那样自然流淌

开关开启的是一段童话

发声则批评了一则寓言

2

黑夜孕育出一丝上玄月

刚分娩的样子

瘦的像一枚弯针

掉入磨眼   干磨

我听见磨齿在喊疼

好在水磨沟湿润

情话与誓言都不会被蒸发

磨嘴细水长流

那位矜持的姑娘呢

廿年前把豆子注入磨眼的

正眼看她一眼都会脸红的水磨沟姑娘

嫁人了还是去大城市做了白领

她推着小水磨磨出来的浆

像她雪白的皮肤一样

我怀念她那晚做的豆浆饭

3

水磨沟的水不能称作波

只能叫作水泡儿

泡儿   泡儿(一定要读标准的儿化韵,一个音节的爆破音)

廿年前的火塘旁

我听姑娘小伙儿唱毛山歌时

她泡儿泡儿泡儿的响

十年前在老乡院坝里

我听大叔嬢嬢唱毛山歌时

她泡儿泡儿泡儿的响

今天我们围着篝火唱卡拉OK

她依然泡儿泡儿泡儿的响

一进水磨沟

随时随地都能听见她泡儿泡儿的响

吃饭,走路,聊天,都能听见她泡儿泡儿的响

随乐起舞时居然也能听见

所有事物都睡着的时候

泡儿泡儿的水声是沟里唯一的天籁

温婉细柔

像一群少女在窃窃私语

又像她们睡着时的梦呓

静静地

我躺在床上

听出了每个水泡儿裂变的流程——由上亿个水分子合成一个水泡儿然后破裂,再合成再破裂,就像“泡儿”的发声过程那样,闭合双唇再舌根上翘——“泡儿”

水泡儿的生命是那么短暂

短到只有一秒

死时消逝在水里,生时又从水里聚拢

生生死死循环往复永不疲倦

她不疾不徐不争不抢

全世界的聒噪干扰不了她恒定的节奏

而她却在不经意间

把时间裂成碎片

大山的钙铁锌硒,日月的能量精华

被这些小水泡儿悉数收纳

枕着这群川流不息的水泡儿入眠

我一夜暴富



龙门凡念


我发誓今生要活出一种境界

半人半仙的境界

绝壁无尺土的龙门阁长风架高浪

建一座民宿畔山畔水畔云

等待一位逃难的诗人

了却唐朝的一己凡念

我挖出唐朝的树根

建起唐朝的木屋

淘得唐朝的鼎锅唐朝的茶

唐朝的酒爵唐朝的米

唐朝的胭脂唐朝的黛

唐朝的霓裳和羽衣

杜甫哥哥

我在金牛道龙门阁翘首以盼

我为你和你的家小准备好了一切

只等与你煮酒论诗

品茗赏舞

杜甫哥哥

你不要去成都就在龙门凡念住下吧

我为你先熬粥糜养胃再呈牛肉壮精

杜甫哥哥

你再也不会狼狈落魄




文章分类: 文旅广元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