畔云简舍,乡关归处

作者:罗倩

行至李家乡张家坝村,环顾,只有连绵群山间一片一片的农家田园。

也许,我们走过太多的路,看过太多的美景,,无论走多远,最触动内心的一定是归家的路,而也总有一片乡野,是心中最美的风景。

邂逅畔云简舍,就是在这片乡野田园里。

畔云简舍 (6).jpg

中国人院子情节是深入骨子里的。代姐在城市生活得久了,想着要是能在某个乡村有个属于自己的院子,该多好。而有些相遇似乎早已注定。就像代姐和这里的相遇。这里曾是张家坝村的村小学,后来便闲置了下来。

一见倾心,代姐第一眼看到它时就再也挪不动步了。她和好友下定决心,就算再难,也要实现久违的田园梦。其实,这又何尝不是我们的梦呢?

破败的村小,摇身一变成为现在的美宿。它以一种遗世独立的姿态隐匿在濛濛山色间,颇有一番岁月静好的模样。

竹门小扣,轻轻推开,一方黄泥巴矮墙围起的小院儿,纯然沉静。台阶是原来斜斜的石板,不切割、不改造,纯天然。多少年的栉风沐雨,石板变得圆润,布满大大小小的凹痕,雨后,薄薄的雨水氤氲着,如深深浅浅的梦痕。

操场两边分别建了茶书吧和餐厅。

畔云简舍 (2).jpg

茶书吧旧的木构、黑瓦,新的落地玻璃,一新一旧,巧妙架构,令人感受丰富。餐厅为老青砖房,修旧如旧,古色古香。室内皆为原木色系,质朴简单。与自然共生是这屋子的灵魂。随意哪扇窗望去,都是层峦叠翠、阡陌良田、屋舍俨然。左看右看,粗看细看,皆是风景。

妙在屋顶。是谁翻开了书页又轻扣在了这屋顶?书脊做了屋脊,封面素雅,微微卷翘,涌动着流光和絮语。

更妙的是把树都“种”在了书吧里。这棵粗壮的柳树下,曾有多少孩子的欢歌笑语,也曾有多少村民的寒暄闲聊,如今,它以一个智者的身份颔首微笑。一半在这温馨的屋子里安详,一半在屋顶的和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

畔云简舍 (3).jpg

操场上只铺就了青石板小径其间野草青碧、野花盎然,还有一些天然裸石,看似随意,搭配的又刚刚好。一个院子,一桌两椅,三五盆景。青石桌上土罐子里植了绣球,浅白微青艳更柔。在藤椅上闲适地一坐,松针的清香,隐约而来

畔云简舍的可贵之处在于留住了山坳里的传统村落古建筑型态和世代传承的古朴生活。

教室原汁原味地保留下来,小青瓦、木穿斗、斜坡顶。无一不是川北山村岁月的味道。

简舍,如其名,的确不奢华,尽是裸露的木梁和不施粉黛的墙。以传统夯土泥墙面为主,保温又透气,青砖墙体内壁则简单刷白,既粗犷又温馨。木门和楼梯扶手经岁月打磨抛光,散发温润的气质,而且这种气质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散发出久经沉淀的美感。

畔云简舍 (7).jpg

室内简单、干净,粗中有细田野的朴拙随处可见,一转身或一凝眸精致与用心。老木长桌、秸秆壁灯、各种农家陶器,旧木箱旧窗框又作了装饰,别致的花器里插着三两枝山野花草,新鲜着。

每一间屋子都能让人轻而易举怀旧。浪漫,又有情怀。

其中两间,原先的黑板直接做了床头的背景墙。多少年过去,黑板上老师地粉笔,似乎还在拼命唧唧喳喳写个不停,而我们依旧等待着下课,等待着放学,等待游戏的童年;盼望着假期,盼望着明天,盼望长大的童年。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再回首,万千感慨,涌满心田。

在这样的屋子里酣眠,该是多么动人的体验。

畔云简舍 (5).jpg

翌日,唤醒你的,一定是鸟语呢喃。伸个懒腰,走上二木板铺就的山景露台,深呼吸,满是新鲜泥土味儿,清清凉凉,和山间草木一样。青山葱郁妩媚,烟云缭绕朦胧,仿佛,一伸手便能摘下一朵云来。

择一朵,放心尖,再择一朵,放房间。一朵云两朵云……六朵云,六间房六朵云。这名儿,怎一个美字了得。

与云同居。不禁想带一人回这云深不知处,带回来,藏起来,呵呵。

畔云简舍 (4).jpg

山林云海,农田乡舍,夯土青瓦,无需多余装饰,这就是中国乡村固有的美感。世代生活在这广袤乡村的人们,植五谷、饲六畜,用地养地、精耕细作,他们关心粮食和蔬菜,他们也有最初的渴望和朴素的梦想。如今,山乡悄然巨变,扶老携幼,处处是欢笑、是浓浓乡音。袅袅炊烟一起,情深意长。

这样的地方,是村民们的原乡,也是奔波人们向往已久的诗和远方。

又何须再寻桃花源。

畔云简舍 (8).jpg

在这里,清新绿意,触手可得,有着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常常在不经意之间,田园里的家常味道和四时风光就悄悄地溜到了你的餐桌上、枕头边。海拔的优势让这儿的夏天格外舒适风总是清凉的,肆意的张扬着活泼与自由。

在这里,可以就着浓浓的田家生活气息,一本书、一盏茶,享受阳光以及淡淡花香,不染尘埃;可以去林间遇见一群松鼠或是锦鸡,亦或捡拾一些果实和落叶,静下心完成一次手作;可以在田边地埂顺手采一些不知名的野花,随意插入哪个花瓶,就很好看;可以在点起暖黄的灯光,让一切都安静下来,人也安静了下来;还可以躺在床上观夜空、看星星,枕着润碧湿翠苍苍交叠的山影和万籁都歇的岑寂,甜甜入梦;亦或是听一场雨打瓦檐,细细密密的韵律,轻轻重重轻轻,这古老的音乐,属于中国,属于乡村。

畔云简舍,已不单是一座民宿,更是一种生活态度。

林清玄我们心的柔软,可以比花瓣更美,比草原更绿,比海洋更广,比天空更无边,比云还要自在。生而为人,仿佛一刻都不曾停歇,看过一天的云便想要体验更多的乐趣。好的是,这里不止有翻涌不尽的云,还有欲罢不能的有趣灵魂。人本身就是属于自然的。在这繁杂熙攘车马喧嚣的世界,美丽的天空、灿烂的阳光、田野的清风……才是最珍贵的东西。简约,直白,随性,少了矫揉造作,少了迁就讨好。淡,便是其心,韵,便是其质。这也是对生活本真的期待与回望。

畔云简舍,向往的归处。

归何?归田园、归青春、归梦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