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新区采风】三江新区,打开了画卷

作者:车红梅来源:广元市作家协会

三江新区,打开了画卷

         /车红梅


雨中,过三江新区


棋局摆开了,落子有声

一核,两带,三翼,五组团

走进去,哪里都是筑梦人

生态走廊,康养小镇,农业公园

红岩,昭化,三堆

……

细雨中,这些遇见的词

个个水灵

每提及一次,便血脉喷张

好章法,总是纵横相依

泼浓墨,书重彩

层层递进,又举重若轻

河流宽阔,桥会为你渡水

南进,西出

或者干脆摒弃方向,跟随一尾鱼

自由自在的行进

平坦的环线,一直绵延

走多久都可以

春风拂面,赠你花开,青草离离

直到天空低下来

白龙江和清江

把豪情,都抛出去

嘉陵江等在下游,汇聚也是技法

交付涛声后,一泻千里

往里走,新向标一个接一个

仓储物流,食品加工,企业孵化,新城综合体

安全坝,坪雾坝,土基坝

坝上风景,必有一种令你心潮澎湃

转身,或许就动了心思

置业,安居

更多梦想,落下便生了根

正凝眸远水,一抬头

葭萌的城池近在眼前

累了,歇歇。饮一盏茶

回程走赵家山,红星村

畅通无阻

沿途,画卷再次打开

攥紧的目光,一如初见


白龙江大桥,高过涛声


有了一条江水,就有了此岸彼岸

白龙江,翻山越岭

险境不提

只将灵秀搁置在这里

桥,像手执红线的老人

牵一牵,多远的路都成近邻

江水之上,通,当然不够

宽度再加宽,触角再延伸

主线,匝道,引道

悉数到场

顺接陵宝快速,再接紫兰坝三堆井田

昭化红岩,玉带挽于其间

南岸滨江道,一眨眼

已交通大转换

想到那么多线条交错

就听见汩汩流声,仿佛血液

奔赴于肌体

想到一座桥,可以在人间大展宏图

连接往来

就觉得,世上之事

再难,都有路可循

修桥人,默然其中

穿工装,戴安全帽

喊不出名字,眼里有热爱,从容与自豪

他们说,这江上的桥

都用白龙江作前缀

我知道,这条江水

活在了他们心里

桥,是高过涛声的那一尾翎羽


坪雾坝,生长的事物有好看的样子


余生,我们临水而居吧

迎着朝阳,驾乘春风,回到坪雾的天低野旷

短暂小住也行

水为爱水的人而备,踏浪,浣衣

或者再蓄养一池清水

“蒹葭萋萋,白露未已”,旧书里未读的诗句

打开就不算晚

再不必一目十行,喜欢的章节可以反复吟咏

水之滨,落霞与鹭鸟

从栖居的唐风宋韵里走来

复苏存封的记忆

桔柏渡偶有放养的马匹,踩过白雾

来低处,打捞月光

草木正赶往春天,孩子们

银铃般的笑声,高一阵,低一阵

你的眼神柔和安详

时间就在这一切里慢下来

在坪雾坝,缓慢生长的事物

都有好看的样子


在土地岭隧道口回眸


站在土地岭隧道口

风从对面来,尘烟退场

雨,轻轻敲打寂静

想念昨日之事,最好的方式

就是在曾经驻足之地,在第一现场

久久伫立,并深深回眸

穿过一道岭,开启一扇门

你开凿的山石,你铺筑的路基

你战过的高温,你历经的寒冬

纷纷出来照面

岩壁上的一粒沙石,近旁的一株灌木

恍然记起,那是曾历经的车水马龙

那是另一个带体温的自己啊

于是对一道岭,一条路

有了相见的亲切,有了要大声喊出来的幸福

此刻,路不止是路

岭也不只是岭

热情与智慧,汗水与匠心

就在这时跃然眼前,光照彼此

这一天,在土地岭

以深情,向建设者无限致意


赤化县苏维埃遗址,瞻仰的脚步密集


细雨打湿记忆。硝烟和兵器退到深处

必须屏住气息才能听见,岁月深处传来

细微的声音

每接近一步,都有光照过来

有时是闪电,有时是雷鸣

有时忧伤,有时壮烈

柳林子,檬子垭,九华岩,广昭战役......

历史在重温里愈加清晰

白田坝,清江村,曹家祠堂

红军水井,红军医院,战火中洗礼的树木

赤化丰碑上的印记

看着看着,泪眼迷离

那些年,信念一旦确定

就会用一生去追随

那些年,漆黑夜里

卑微的灵魂,也要将一豆灯火

举过头顶

瞻仰的脚步密集

后来者,在铿锵誓词里

不断矫正自己的内心

如何出征,如何与生死都放下的人

紧紧相随

一边设问,一边作答

在少年,青年,中年,老年

都需要用这样的雨水和仪式

时时清洗,像门前的清江河

永不停息